O o 。殇花.怒。放。o O

關於部落格

怎样一种姿势,


O o 。都 很 好。
  • 5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To be or not to be...

白银周转眼就要过去.奋力的以每天一本的速度温着书.仍旧是看似单调的生活.

今晚的计划没能顺利完成.因为和磊子聊天过了头.宿舍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,常常会有深于其他姐妹的谈话发生,不知道其中原因.好象在很久以前,在大一末期就是这样了,只是一直没有察觉.她从来都不是特别精明的女生,但是是大学生涯中,我遇到的女生中最真诚的.所以即使有时候从她那里得不到什么实际帮助,也还是更愿意对她说.如果依旧用那个把朋友比做镜子的比喻的话,她可能不是最大最华丽的,但是是最清晰的.

扯远了.今天不知道怎么提起了大学的一些往事,一下子,忽然觉得自己过了一端很难忘很珍贵很值得怀念的日子.磊子总结陈词似的说我是一匹烈马.不甘愿被驯服,如果说今日的孤独是种悲剧,那么这也许就是那悲剧之根源.可是父母生我本性如此,不是我可以选择的.还好,至今为止并不为那些失去的觉得悔撼.尤其是当听到我的那些花儿如今都生活的很好时.也许今生未必再有机缘相见.但是请相信,无论时日相去多久,总会留于我心.

在这个春寒乍暖的三月,一下子觉得很窝心很窝心.经磊子提点,回想起那年南方小镇的梅雨季节,那幸福满满的一大家人,那本可能改变我一生的人,那连再见都没来得及说一句的告别,还有,那时两个一样倔强的牛脾气的人.虽然这样,当听磊子说一直觉得他对你是非常重视的(曾经),还是觉得很欣慰,并且满怀愧疚。还记得那时他对我说,你让我在葬礼上对她提起你,我对她说了。当时的我感动的要哭。很想屈服,可是就是过不了自己的砍儿。苏慧伦好象唱过:其实我们都是好人,可惜只有做朋友的缘分.而就连这做朋友的缘分都被我狠狠的切断了.事隔算是多年的今天,磊子向我要一个原因,我只有向她坦白了自己性格上无法克服的顽疾,在那以后的梦里,很多次的梦到那个人追着我要一个原因,我只是说:难道你不知道吗.太容易说出口的原因往往不是真正的原因.你要知道,有一种幸福太重了,超出我可以承受的范围.

今天还遇到大娇娇.就要奔赴イギリス。很喜欢和她说话是因为她的反应够快,可以迅速的开始话题,直击要点,迅速得出结论.与文科女生的不同就在这一点,简洁,现实,多一点点功利,少一点点理想主义,所以在另一个层面上是一种很好的启发.

后来说到了留学之苦,这是必然的,如果真的抱着一种要去学点什么回来的心态的话.我们只有做最坏的打算,最大的努力.大娇也说到孤独,这是我从小最怕的东西,也是现在最不怕的.生活就是这样的,看你用怎样的心态去对待.学着享受孤独,学着跟自己生活,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.但也决非不可能.我只知道面前是一条很长的路,不允许带太多的行李,所以,我选了一件比较轻且好拿的,就是孤独.

“做一只涅盘的凤凰

置之死地而后生”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